木予

认真读书,努力学习。

觉得还行,就发一下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不用老福特就不会遇到一些人,而在已经遇到的前提下再去假设如果没有碰到她们,我大概真的会觉得很遗憾。那如果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缘分呐真的很神奇。

日子很艰难了,为什么不给自己吃颗糖呢?

陌上濛濛残絮飞
杜鹃何待春风吹
年年底事不归去
暮月晨烟长为谁

努力中……

我记得我在lofter第一次发字就是爱恨得泪啊。那时候啊……orz

还是欧阳询千字文

是雪中记二。哇我超生气的。什么时候屏蔽掉的,又看了一遍超级羞耻啊

卡黄 好梦茶

我的妈惊喜!原来我生日还有贺文哒???

这个子博写卡黄:

#给朋友写的生贺文。紧赶慢赶……还是迟了orz。总之还是祝木予小朋友十七周岁生日快乐。
#一个he的故事。虽然知道你喜欢吃刀片但是生日就是要开开心心。


【1】
李艺彤有一个神棍朋友。
这个神棍朋友名叫曾艳芬。
第一菜市场北桥头曾半仙,俗称跳大神的。
而此刻曾半仙缠住了买完菜准备回家做饭的李艺彤。
“这可是我的最新研究成果!此茶能让你所想如梦美梦成真而且绝对安全可靠……不要九九九八只要九九八十袋只需九九八……”
“曾艳芬你给我放手啊!我忙着发扬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精神准备迎娶白富美呢哪来的九九八给你……松手松手!”
“哎哎我还没说完呢。虽然十袋九九八但是我可以看在咱俩多年友谊的份上免费给你十袋……”
李艺彤态度缓和了一点。
“这茶是干什么用的?说人话。”
“简而言之呢就是能让你梦见向往的东西。”
“可光梦到有什么用嘛……”李艺彤忽而想到那个身影,神色暗了几分。
“试试嘛,万一有什么附加效果呢?反正不收你钱。”
好像很有道理?
“那……先拿一袋给我试试吧。”李艺彤还是犹豫了一下。
“不过你要是敢坑我,我就找城管掀了你的摊子!”李艺彤张牙舞爪。
“靠谱的靠谱的。”曾半仙信誓旦旦。
继而李艺彤仍有些狐疑地离开了菜市场。
左手一袋菜,右手一袋茶。


【2】 茶,泡好了。
闻起来极香,不过不像茶香。很浓,像酒,有摄人心魂般的味道。
李艺彤咬咬牙,一口喝了下去。
呜哇……好晕。
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
如梦是一个很神奇的过程。如同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然后突然在另一个地方醒来。这便是梦境了。
李艺彤一睁眼,便见眼前一片绿色,有几点稀稀落落的阳光从树叶间透下来,暖黄的,不刺眼。
“你醒了啊,睡好久了。” 耳畔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李艺彤一个激灵,迅速坐了起来。
李艺彤有些傻眼地看着跪坐在自己身边的黄婷婷,虽然与平日看起来不太一样,但依旧是极好看的样子。穿着一身长度未及膝盖的白色吊带裙,衬得身材小巧玲珑;赤着脚,全身除头顶的花环再无其他装饰;一头长发披散下来,乌黑的发丝间若隐若现着一双……
尖尖的耳朵?
“黄……黄婷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这人类可真奇怪,都没见到过精灵的么?”黄婷婷微微歪过头来看向李艺彤。
“不过话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叫黄婷婷呢?”
李艺彤面对着一脸好奇看向自己的黄婷婷,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过了一段时间,李艺彤总算是从当前的状况里缓过神来。心里默念着“在梦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嘛”,然后一本正经地望向这个看起来颇为单纯的精灵黄婷婷开始胡说八道。
“因为我们本来就认识啊,我也不是人类哦。可是我们得罪了一个坏女巫,她就把我变成了人类又封印了你的记忆所以你不记得我啦。你叫黄婷婷,我叫李艺彤,我们以前是非常好的朋友。在之前我一直喊你婷婷桑,我以后也喊你婷婷桑好么?”李艺彤扯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
“婷婷桑……好啊,听起来很亲昵!”黄婷婷笑起来时眼里似落了星。
“可是……我们要怎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呢。”星光忽地又暗了下去。
“大概……婷婷桑亲一下我就好了?书上都怎么写的。”李艺彤半开玩笑道。
“这样吗?”黄婷婷不假思索地凑了上来,在李艺彤脸旁亲了一口。
李艺彤呆了两秒,大约是没想到黄婷婷还会这么听话主动。
“为什么没有用啊。”黄婷婷有些失落了。
“可能……你亲的不够认真?”李艺彤得寸进尺。
“有道理诶。”黄婷婷表示赞同。


李艺彤突然明白这茶的好处了。
毕竟,在梦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嘛。


【3】
“婷……经理早上好!”
黄婷婷轻轻“嗯”了一声以示回应,然后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她渐渐发现今天好像有某个员工有些不对劲。
每次她一走出办公室就会有一道诡异的目光投向自己,在自己的耳畔边徘徊锁定,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难道自己仪表有什么问题?黄婷婷回到办公室偷偷拿出镜子瞄了瞄。
没什么不对啊,黄婷婷纳闷。


下班后。
这位员工,咳,也就是我们的李艺彤同志,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第一菜市场。
“曾艳芬你太过分了!”李艺彤满脸愤恨。
“怎……怎么了?”曾艳芬异常惶恐。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怎么能做出这种茶……”李艺彤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
“……再给我来九包。”


【4】
这回李艺彤在梦境里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却没有发现黄婷婷。
李艺彤四处打量了一下,看见了房间里奢华的家具,高调的装饰,花纹繁复的窗帘…… 以及自己身上的,黑白色管家装。
我的天有没有搞错主仆关系是什么奇怪的设定啊还说什么心想事成我是这么恶趣味的人嘛不过想想看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兴……
奋。
而后李艺彤看到了走进来的黄婷婷。
小只的,身高大概到她腰际的,穿着粉红色睡裙的黄婷婷。
“婷婷桑……也太可爱了吧。”李艺彤低声惊叹。
可爱的婷婷桑此时板着一张小脸,在隐约听到李艺彤的自言自语后皱起了眉。
“你这不忠诚的仆人!”黄婷婷跳上了自己的床,拽过一个枕头摔到了李艺彤身上。
鹅绒枕软软的,没什么力道。
“告诉本公主,婷婷桑是谁!”
皱着小脸的黄婷婷气鼓鼓的,看起来格外可爱。被枕头砸过的李艺彤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花痴的傻笑中缓过神来。
“婷婷桑就是我对你的爱称呀,我的公主。”李艺彤像模像样地行了个礼,然后朝她眨了一下眼睛。
一听到“爱称”两个字,黄婷婷严肃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一张发红的小脸别过去,又是一个枕头落到李艺彤身上。
“自大的仆人!我……我才不喜欢你这么喊我呢!”
李艺彤憋着笑,她觉得这个小只的容易害羞的黄婷婷居然和那个坐在办公室里不苟言笑的黄婷婷有莫名的相似之处。只不过一个总习惯把情绪藏的很深,叫人捉摸不透;而另一个……
简直就是把傲娇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好么!
“婷婷桑不上床睡觉么?”李艺彤刻意地加重“婷婷桑”三个字。
黄婷婷有些别扭地揪着被子:“都怪你上次给我讲了鬼故事!我……我睡不着……”
“既然这样,那……”李艺彤有些为难,“要不我……”
“愚蠢的仆人!”第三个枕头砸上了李艺彤的脸,这次的力道稍大了些,
“我才没有想让你陪我睡呢!”
枕头从李艺彤身上缓缓滑落,后半句“要不我再给你讲个故事”硬生生憋了回去。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
李艺彤有些懊恼地想。


小只的婷婷桑,味道依旧很不错呢。


(不要问我哪来的那么多鹅绒枕。我们婷婷公主2000平方米的大床上有930个枕头!)


【5】 黄婷婷发现自己手下的某位员工这两天上班时间总睡觉。
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毕竟换做是谁整夜做梦第二天都会困的。
但是当着上司的面趴在办公桌上口水流了一文件就有点过分了。
黄婷婷思考了一会,决定还是上前关心一下。
就是上司对下属的关心和提醒而已嘛……没什么不对的。黄婷婷这样对自己说。
“李艺彤,李艺彤。”黄婷婷轻轻推了推李艺彤的肩膀,“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要请假么?”
李艺彤坐起来,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眼前的黄婷婷后开始痴痴地傻笑,
“婷婷桑……”
“婷婷桑是什么鬼……”黄婷婷皱眉。
忽然,李艺彤一把拉过措手不及的黄婷婷,在嘴边飞快地亲了一下,留下尚未反应过来的黄婷婷,一个人喃喃自语,
“我要去找撸力投诉,办公室play明明上上次就梦到过了。”
黄婷婷:???
曾艳芬你过来,我有个李艺彤要跟你谈一谈。


【6】
“呜啊经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我我没有在想奇奇怪怪的东西……不是不是我没想恶意调戏你……不不不也不是在开你玩笑我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啊!啊呸呸呸……我不是那个意思黄婷婷你听我解释……啊?啊?!等下,你说什么?”


【7】 李艺彤觉得这一天过得很迷。
先是不懂怎么在上班的时候睡着还被黄婷婷发现了,然后又迷迷糊糊地把黄婷婷强吻了,去办公室承认错误一不小心表白了,最神奇的是黄婷婷居然……同意了?
李艺彤从黄婷婷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还呆呆的,要不是最初已经给吓得彻底清醒,她或许还以为自己不过又做了一场美梦。
可是婷婷桑怎么会同意了呢?李艺彤想不明白。而此刻也没有必要想明白。当意料之外的幸福突如其来地落到一个人身上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8】
“我就说这回肯定靠谱的嘛,怎么样,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电话那头的语气得意洋洋。
“好啦这次是多亏你,有空请你吃饭。”
“你看就没有我曾半仙办不到的事嘛……话说婷婷你要不要也买十袋自己试试嘛,效果很好哟。十袋只要九九八,看在你二次购买的份上我还可以给你打个七折……”
“不用了,谢谢好意。”黄婷婷没有再理会电话那头的极力推销,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婷婷桑,这么晚了你给谁打电话呐?”李艺彤目光里充满防备,吃醋的样子像一只警惕的小豹子。
“诈骗电话而已。”黄婷婷朝视频那头的李艺彤笑了一下。
“知道晚了还不睡吗,明天上班又是睡觉,是想要被我开除?”
李艺彤“嗷”地惨叫一声, “我就去睡了,婷婷桑不要开除我嘛。”
极幼稚地把嘴凑到摄像头前,留下一个亲亲,
“婷婷桑晚安哦。”
挥了挥爪子,这才恋恋不舍地关闭了视频聊天。


黄婷婷捧起还带着余热的茶杯,看着电脑一寸寸灰暗下去,过了许久,对着屏幕亲亲道了一声, “晚安。”


——END
【晚安,
也祝你好梦。


——————题外话——
曾艳芬:“上司傲娇治不好,下属总是不表白怎么办?曾家秘制好梦茶,十袋只要九九八!专治各种口嫌体正直,只要九九八,把爱带回家!”

【爱哼】【卡黄】牵手

毕竟六一快到了嘛。这篇是写纯洁纯洁纯洁的友情的。


李婷爱今天在幼儿园把餐盘打翻了。

盘子撞击地面的金属声大得惊人,婷爱站在过道里手足无措地看着被贱满油渍的小裙子,紧紧攥住裙角。蓦地感觉到周围小朋友投来的惊奇的目光。

本就羞愤交加,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丢不丢人啊。”

这是陆哼哼给她唯一的安慰了。彼时这个小大人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皱眉的样子和陆婷一模一样。

最后还是陆哼哼把哭唧唧的小家伙牵到老师那儿,让老师给她妈妈打了电话。结果李婷爱得到了一条额外的小裙子和妈咪的一个抱抱,然后乖乖地和哼哼去睡午觉了。

晚些时候李艺彤去幼儿园接她,一路上李婷爱不停晃着她的手。

“妈咪……不要和妈妈讲好不好?”

委屈的小奶音听的李艺彤心里软酥酥的,于是乐呵呵地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来什么,弯腰凑在李婷爱耳边悄悄地说:“可是妈妈会发现婷爱有了新的小裙子哦……”

“那也是妈咪给我买的!”

“你妈妈舍不得怪我!”李艺彤此刻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和小孩子也没什么差别。

“可是妈妈会不让妈咪进房间……”李婷爱哼哼唧唧,一下捏住了李艺彤的把柄。

“李婷爱,枉我辛苦养你!”


晚上李艺彤好不容易才把婷爱哄睡了,钻到自己被窝才把白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同黄婷婷讲了。

“你不懂我就抱了一下小家伙就不哭了,可爱死了。”

“你好像还很得意?”黄婷婷偏过头瞪了她一眼。

“诶?”

黄婷婷索性搁下手中的书,满脸严肃地看着她:“婷爱就是从小被你宠坏了,你看看人家哼哼,每次都是她在照顾婷爱,明明差不多大怎么差距那么大。”

李艺彤立马噤了声,鸵鸟一样把被子拉过头顶,闷声闷气地小声嘟哝了一句:“婷婷小时候肯定和哼哼一样早熟……”

“李艺彤……”

躲在被子里的人打了个寒战,于是一个翻身搂住了旁边那个人的腰,另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按灭了床头的灯,突然四周一片黑暗。

“婷婷我困了,睡觉!”

“……”


其实李婷爱白天睡午觉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可是小孩子又能想些什么呢,无非就是哼哼这个人真好,虽然总是一副很讨厌的样子,但只要哼哼在身边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这么想哼哼好像比妈咪好用。

的确是这样。

李婷爱刚开始会走路的时候总是摔跤,每次都是坐在地上哭也不爬起来,反正陆哼哼会过来扶的。

第一次去幼儿园的时候,李婷爱抱紧了黄婷婷的脖子不肯让她走,最后还是哭哭啼啼跟在陆哼哼后面进去了。

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依赖,就像是不由自主地去寻找那个人伸过来的手,然后什么问题都不会害怕。

五岁的陆哼哼和五岁的李婷爱,就像无数关系很好的小孩子,好的时候可以穿同一条裤子,而别扭也总是发生得莫名其妙。

李婷爱的性格多是像了李艺彤,平时吵吵闹闹,满不在乎的,偶尔那股别扭劲上来了,却任是谁都不会搭理。

某天早晨李艺彤用红绒绳给婷爱绑了马尾,就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孩子,在顶端挽了一个蝴蝶结,余下的部分在脑后摇摇晃晃的,可爱极了。

上拼音课的时候,好奇的陆哼哼忍不住伸手去揪了一下那个绳子,原本就有些松垮的绳子登时就被拉了开来,被束在一起的头发也随之散开。待李婷爱发现之后,蝴蝶结也散了,头发也扎不上去了。她小嘴一瘪,就哭出声来。陆哼哼手忙脚乱边给她抹眼泪边轻声安慰,可是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老师走过来的时候,李婷爱已经哭到打嗝了。陆哼哼可怜兮兮地央求老师再帮她绑起来。年轻的女老师心灵手巧,很快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又出现了。婷爱的眼泪是止住了,却还是一声一声地抽噎着。

后来的几天李婷爱都没有和陆哼哼说过一句话。哼哼虽然有些歉疚,但也为婷爱闹脾气而委屈。两个人谁都不肯先去主动找谁,像是游戏一样,谁先主动谁就输了。

这样的僵持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打破了。

黄婷婷容易生病,尤其是换季的时候。明明中午还好好的,下午就开始发低烧,不是什么大病李艺彤也担心得不行,在那人拒绝了百次之后,还是执意带她去了医院。

“那婷爱放学怎么办呢。”坐在后座的黄婷婷烧得迷迷糊糊的,还是记挂着婷爱放学后没人去接。

“让她先和哼哼回家好了。我和朵朵讲一下。”

“好……”

四点半幼儿园放学,还在闹别扭的两个孩子自然不会再一起走。哼哼每次都是最归心似箭的一个,早早的提着书包跑向校门。

冯薪朵伸手接住了那个跑过来的孩子,眼睛还在四下搜寻着。

“哼哼,婷爱呢?”

怀里的小家伙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今天婷爱的妈妈妈咪不在家,婷爱和我们回去,你去找一下她吧。”

尽管百般不情愿,陆哼哼还是跑回教室找李婷爱,结果教室里面空无一人。她又把教学楼每层转了一圈,再跑回校门口,还是没有婷爱的影子。

冯薪朵和陆哼哼一齐慌了神,于是冯薪朵分好工让哼哼还在学校里找,她在校外一圈找。

天色将暮。最后还是哼哼在小亭子里面找到了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的李婷爱。她重重地松了口气,坐在地上的小家伙听到声响抬起了头,脸上全是泪水。在看到来人是陆哼哼的时候又把头垂了下去。

陆哼哼一时不懂怎么开口,半晌之后才鼓足勇气叫了一下婷爱的名字。

李婷爱的脸埋在膝盖里,什么反应都没有。想到婷爱在校门口的时候没有人来接,一个人孤零零地晃回了学校躲在阴仄仄的小亭子里,陆哼哼一阵心软。

她又往前走了一步,也蹲了下来。

“婷爱,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婷爱,我们回家好不好?”

“婷爱,我牵着你好不好?”

陆哼哼把手伸了出来,抬起头的李婷爱眸子里亮晶晶的,犹豫了很久,还是悄悄握住了陆哼哼的手。

无论如何那个人还会是心底的依赖。是你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习惯。五岁的李婷爱当然一意识不到这点,可是她知道只要陆哼哼在,周围的一切东西都会被点亮。曾经的那些不好的情绪也会随着那个人的关心,消散殆尽。

夕阳西沉,将最后一点余晖毫无保留地洒落下来,亭子周围的水面波光粼粼,两个牵着手的女孩子慢慢穿过沉寂的校园,慢慢穿过她们以后很长很长的时光。


愿她们永远都会像现在这样好。
也愿她们永远都会像现在这样好。